好客樂隊.愛吃飯創作合作社

關於部落格
聽覺.視覺.味覺的創作
  • 187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左,的衝擊與震撼。

當音符從喇叭飄進耳朵裡,傳送到大腦,慢慢滲透到血液裡,然後毛細孔開始偷偷地舒張,皮膚開始泛成粉紅色,瞳孔開始放大,心跳有點加快,呼吸的速度開始不自覺的變換了節拍,眨眼睛的次數也開始減少,四肢的末梢開始微微地律動,嘴角慢慢上揚,無疑地,那是聽到好音樂的徵兆,是誠懇的表象,騙不了任何人的,我一直認為音樂擁有如此自然的酵素,聲音是直覺性的感受,美妙和噪音可能只有一線之隔,每個人心中都有那一條清楚的線,很開心,好客樂隊對我來說絕對是線的左邊,那麼線的左邊代表著什麼…?!是一群人不安於跟著平坦的音樂路走,是不願傳統被傳統化的反動因子沖頭,是永遠不想要被貼上包裝的罐頭,打開後永遠充滿驚喜,每個罐頭的味道都不盡相同,細細品味後,還是可以感受到舌間微微透著令人懷念的熟悉,新鮮且不膩,於是慢慢醃製出了這一張【好客戲】。 如果你習慣用右手來執行生活中的任何雞毛蒜皮,試試看用你的左手,一定會感受到無比的衝擊與震撼,好客樂隊就是用他們的左手衝擊自己拿手的音樂,用他們的右手誠懇地開闢音樂的新道路,不安於室的創作態度企圖掘出一條新穎的聆聽經驗,就像生命因為未知而充滿驚喜,因為未知而感到興奮,他們絕對不是喜新厭舊的人,而是更能從的音樂中體會到他們對自我傳統文化情感的不離不棄,捍衛傳統重新被聆聽的可能性,所以在聽到他們的音樂後會感到頭皮發麻,那正是因為真誠的情感在音樂中作祟的緣故。 至今我還是清晰記得被首席嗩吶手「第一支」震聶到目瞪口呆的樣子,第一次現場聽到好客表演「桃花開」,熟悉的音符在第一支神乎其技的玩弄後,傳統的標準在我的心中逕自瓦解了,那條喜惡的線開始在內心擺盪起來,從那時便開始我對「嗩吶」的崇敬之路,傳統音樂被好客的創作熱情給延展了出來,那就是存在的價值,更令人驚豔的是,嗩吶、二胡、吉他、貝斯、鼓,居然開始玩RAP,完全顛覆了我對他們呆板的單純想像,尤其是嗩吶和二胡在當中有令人激賞的聲音表現,所以好客音樂的兼容並蓄不應該再被「後交工化」了,而是「新好客」的現代潮派。 我不是音樂人,所以我不需要去分析音樂中的文本或是結構,音樂其實不需要用文字去賣弄玄虛的,我想好客的創作原力也不在此,歌詞和旋律對我來說是兩種聆聽方式,音樂就是音樂,「感覺對,最重要!」聽【好客戲】其實並沒有讓我有任何想搞懂客家語言的衝動,我也完全不想把它當作是客語專輯來分類聆聽,因為那些不熟悉詞意的吟唱對我來說都算是音樂的一部份,如果摒棄詞意既有的符號與旨意,藉著冠宇情感綿密的吟唱,就能更純粹地感受它的發聲與樂器聲的親密關係,剩下的空間想像更是可以留給自己的…,當然,閱讀歌詞是另外一個層次的趣味。就像聽到第8首的「嘎啷啷之戀」,濃郁的原住民曲調,歡快的調性輕易地就被「嘎啷啷」了起來,什麼是「嘎啷啷」?「嘎啷啷」就是「嘎啷啷」,我不是原住民,所以我也不知道… 也許更因為如此,聆聽【好客戲】可以更單純,反而讓我的視線開始失焦,眼前投射出的竟是侯導《戲夢人生》的零星片段,和絲絲被抽出的殘缺記憶,【好客戲】充滿著很有侯式景深的影像感,如同用音樂作了一齣動人心旋的戲,那齣戲慢慢地跟隨著音樂完整了起來,過程中有悲傷、有歡愉;時而溫暖,時而孤單,感受的程度不一,每個樂器就是主角,在故事裡的邂逅、交鋒,在不同的情節中流露出不同的性格,故事內容在每個人心中有著各自的答案,編織出厚實的音樂肌理。 【好客戲】中的最後一首「好客戲」,就像大家扶老攜幼各自帶著板凳來到了戲台前,一起加入了好客樂隊釋放的遊戲空間,每個人都可以隨意加入與退出,聽到這裡反而感覺到,【好客戲】對聽眾而言,其實不是要在這裡向大家謝幕,而是「好客樂隊」的音樂,要在這首曲子的最後一拍,把幕簾拉開…邀請更多鄉親好友們前來,很開心,我沒有錯過了這齣好戲!!(文:導演王嬿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