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好客樂隊.愛吃飯創作合作社
關於部落格
聽覺.視覺.味覺的創作
  • 18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談好客樂隊在海洋音樂祭的音像創作---好客大戲院

談好客樂隊在海洋音樂祭的音像創作(好客樂隊藝術總監王繼三口述,李慧宜整理報導) 冠宇,是一位鬼腦筋很多的朋友。 當初,就在不久之前(可能只有三個月左右),冠宇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劈頭就以很有誠意的態度問我一個問題:「我們好客樂隊,想請你做藝術總監。」【總監】,這是多麼動人的字眼啊!冠宇堅定的口吻,將我體內僅有的藝術氣氛給帶了起來,我一向就是吃這套的性子,也因此走進跟好客樂隊的音像創作旅程之中。不過,這份衝動後來讓我覺得,我其實並非藝術總監,而是勇氣總監。 過去,對於要把影像和音樂放在一起,我也曾經做過一些實驗、也有一些想法,所以當冠宇跟我說明他想在海洋音樂祭嘗試進行音像同步表演時,我就已經手腳發癢了,後來他跟我提到經費不多,那時我更可以確定,他在想法、做法上應該是有所累積,因為,他的腦袋已經進行到評估創作內容與創作成本的階段。 經過簡單的一些討論與溝通,我跟冠宇都期待影像的風格是懷舊感與幽默感,所以,六月四日那天,我們去國家電影資料館申請會員,開始找老電影和新聞資料片,當時我們找到六、七部的台語老電影和三十分鐘的新聞資料畫面。過程中,我看到冠宇清楚的了解自己所要的創作是什麼,我們之間的討論,是一連串找尋各種可能機會的過程。最後,我選擇使用了【女人島間諜戰】、【 海女紅短褲】、【 康丁遊台北】以及在五十年前看起來很重要、但現在看起來很有趣的反共抗俄等時事新聞,另外,我們運氣絕佳的找到了民國五十年福隆海水浴場開幕的畫面,這些畫面被我們剪接成十五分鐘的影片,再加上好客樂隊之前就已經完成的【七朝歌、好客影音戲】,八月三日在福隆的海洋音樂祭,好客樂隊將會帶著喜歡音樂的朋友們,一起完成一趟二十分鐘的音像旅程。 在籌備的這段時間當中,冠宇找了幾種VJ 用的software,我們想無機地剪剪看、、、看會有什麼效果?不過,創作卻越來越有機,因為先有影片、後有音樂,所以音樂有機,雖然這一次,我們只能做到這個程度,但是未來我們都想做到相互都是有機,音樂、影像都有機,音樂與影像同步即興,如果演出現場的反應也能出一台攝影機,就鐵定更有趣,相對難度也高。我很喜歡拿massive attack 這個團來比喻,樂手,都是樂團這整個有機體的一份子,當每個人的輪廓都被加以模糊化時,加上適當的影像,也許會產生另一個不存在的能量,也就是說,如果好客樂隊能把大家潛藏的那個不存在,在每個人心裡用力晃動一下,大家會感覺到那個音樂的力量,否則祇是音量或音符而已。 音樂喔 ! 其實是非常依附時間的一種媒介,而且一定是連續的 (線性的),由於都強調了人,所以增加了不被接受度的可能,音樂反而被放在後面去了,我認為當好客樂隊藉助影片幫助自己表演時,其實不是企圖提供綜藝化的享受,而是想更純粹聽覺,讓音樂能藉由更直接的路徑,在每個人心裡用力晃動一下,把那些已經被商業化薰陶已久的音樂消費習慣,重新刺激一下,影像反而是用來掃蕩障礙,把一些久久不再連結的感覺,作一個重接的動作,只是對有些人來說,他可能仍然只看見綜藝化的部分,或是解讀訊息的部分。可是我想把焦點回到好客樂隊的身上,算是去貼近音樂一點,這樣做其實也是一種嘗試,就是放更多【 空】的因子進去,去抵消一些過度的期待。 好比說好客樂隊的嗩吶,是精神性的一種放大,這也是嗩吶在諸多樂器中無可取代的地位,這種力量因為太顯著了,所以很容易成為一種熱鬧感而已,如果只有給聽眾這個程度,聽三首就會想離場。所以這個精神的狀態,反而應該擴大,藉由整體的醞釀 (視覺、燈光、舞台效應),這樣,嗩吶的突出感會比較退後,因為整個團變大了,這一切,都是相對的,也可以是一種平衡的互動。 對照起好客樂隊的團員,這樣的相對感與平衡感,也非常重要。給大家參考一個網站http://www.massiveattack.co.uk/。因為現在剛剛發片,所以好客樂隊一切都是有希望與理想為後盾,大家幹的很起勁兒,可是好客樂隊要繼續下去,還需要很多持續也會互相成長的支持。熱情是一定需要的,可是精神理念的實踐,也不能欠缺,執行實踐的視野與能力,是我說互相成長的重點,大家保持互丟東西、刺激彼此,其實是很互惠的。 (以上內容,是好客樂隊的藝術總監王繼三,在一邊照顧小孩、一邊思考的過程中,慢慢吐出來的閒話家常。如果想要更進一步了解王繼三的概念與好客樂隊的創作,海洋音樂祭在八月三日晚上,會有好客樂隊的開幕表演,這將是目前為止台灣的音像同步演出記錄中,最盛大的一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