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好客樂隊.愛吃飯創作合作社
關於部落格
聽覺.視覺.味覺的創作
  • 18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好客樂隊在女巫店的Party(台北女巫店篇)

【一樣是長長的路途--演唱會前】 好客樂隊的團長-冠宇,依然和先前花蓮行一樣,開車沿途接工作人員,只是這一次不用長途跋涉,因為演唱會的地點就在台北市的新生南路。往女巫店的路上,好客樂隊塞在西門町的車陣中,冠宇忽然說:「要怎麼走呢?我怎麼覺得路好長,長得像要走很久,才會走到一樣!」 到了女巫店時,第一支已經在門口。四點半前大家都準時到達,閒聊了一會,先前約訪的記者也加入討論,他們問,好客樂隊為什麼要在淡水中學小禮拜堂錄音?各個團員你一句我一句,小豪說得貼切:「在錄音室錄音就是一種區隔,自己一個人在一個小房間裡,演奏著小房間外錄音師的要求,做完應該做的事就走人。對在淡水小禮拜堂錄過音的好客樂隊來說,錄音室不但區隔了人與人,連時間也被切成了片段。但在淡水中學小禮拜堂錄音就不同了,因為各個團員擁有完整的空間,並同時與其他人,在同一個時空產生強烈互動,連每個團員在錄音時的呼吸,也都一一被記錄下來。雖然一切都要自己來,但這些都值得。」 也因為這樣,除了冠宇的新創作、達哥的達鼓之外,好客樂隊更有了第一支的桃花開、小豪的窮苦人、蕭仔的好客戲。在好客樂隊,每一個音樂人都找得到自己的舞台。 【女巫店的Party--演唱會上】 聽眾的眼光一直沒離開過好客樂隊,場地雖小,但卻擠了一百多位的觀眾與工作人員,好客樂隊的搏命演出與觀眾的熱情一絲不減。像是小豪在冠宇高唱惜緣時,一時脫稿演出,拼命玩電吉他的搖桿,製造絢麗多變的音色;蕭仔在窮苦人演出的時候,竟拉斷了新買的、昂貴的二胡琴弦;而第一支除了嗩吶大炫技之外,還說了一串的冷笑話和黃色笑話。 演出到最後一首曲目「好客戲」,意猶未盡的聽眾高喊安可。好客的好客樂隊連推託都免了,直接再唱兩首安可曲,一首是好客樂隊剛成軍時創作的第一首歌曲【野上野下】,另一首是冠宇為紀念交工樂隊所寫的【最後一站】。在唱【最後一站】之前,冠宇感性地唸了一次歌詞給大家聽:
這就是最後的一站,
望著後方的海景與夜色,
照耀生命的聚光燈熄滅,
我愛你,信賴、堅持與背叛,
我愛你,鮮血、微笑與自殘。

這就是最後的一站,
望著前方的黑暗與茫然,
激唱青春的麥克風絕響,
我愛你,信賴、堅持與背叛,
我愛你,鮮血、微笑與自殘。


好客女巫之簽名手
貓塔眉攝影





唱完歌曲的冠宇,特別在現場把這首歌獻給了第一支與達哥,三個進入青春期的男人在台上,顯得靦腆,第一支以輕鬆帶過感動,他發出像哭泣般的抽泣,惹得現場觀眾開心大笑。這再度證明好客樂隊苦中作樂的特質。 【演出檢討會--演唱會後】 長期以來,好客樂隊擁有許多朋友的義務幫忙,像跟著樂團四處奔波演出的PA查勞、擔任客語歌詞顧問的吳中杰、專業攝影師邱德興、為嘎啷啷合聲的汪琇眉、有空就鐵定到場幫忙賣CD的小焱、熱情為樂團演出寫採訪報導的月玲、、、為了慰勞大家,好客樂隊請這些朋友到重慶北路吃聞名全台的豬尾巴。 還沒坐定,達哥就為大家再加菜,「吃啊!吃啊!真的很好吃的!」其實就算不好吃,有了達哥的貼心與熱情東西也會變好吃的,而豬尾巴老闆也跟著贊助,送來兩盤水果請大家吃。這時蕭仔倏地站起來說:「我在這裡要跟各位團員說對不起,我不該太激動把弦拉斷的,害得大家要為我圓場,我對不起大家。」接著,每個人都輪流說:「那我也要對不起大家一下!」頓時全場變成一個小小的對不起檢討會。 一番交心後,蕭仔冒出不平之聲:「冠宇!為什麼你只把【最後一站】這首歌獻給第一支和達哥,我們沒有啊!」。冠宇解釋半天,蕭仔就是不依,小豪只好跳出來說:「沒關係嘛!下次我做一首送給你。」真所謂是共患難共享福的好兄弟啊! 撰文:小玲 攝影:
貓塔眉攝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