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好客樂隊.愛吃飯創作合作社
關於部落格
聽覺.視覺.味覺的創作
  • 18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把我的愛留在後山(花蓮篇)

嘎啷啷,野火燒河壩,野火燒河壩、、、」—嘎啷啷之戀,是好客樂隊取材自花蓮的故事,並獻給花蓮的土地、的人的歌。在六月二十五日的晚上,好客樂隊首次將這首歌,正式搬到花蓮的璞石咖啡館演出。就像與心愛的情人許久不見一樣,好客樂隊唱得激情、彈得猛烈,鼓棒與鼓面的撞擊就是停不下來,在不到三十坪的咖啡館中,一百多位聽眾與好客樂隊,浸在這首歌的大浪裡,一起享受「乾脆把我們淹死吧!」的心情。

花蓮表演觀眾

對好客樂隊來說,花蓮是個充滿特殊感情拉扯的地方。這裡,是鼓手達哥的家,達哥的爸爸馬沙就住在靜謐的花蓮鄉間;這裡,也是好客樂隊最新歌曲—嘎啷啷之戀的故事場景,嘎啷啷這條「像野火一般猛烈燃燒的河流」,靜靜的看著二十世紀花蓮蔗糖產業的興衰與無數移民蔗工的酸甜人生,並在二十一世紀初,衝撞著好客樂隊創作出嘎啷啷之戀;這裡,還住著好客樂隊的好朋友—【檳榔兄弟】,這群花蓮阿美族的素人歌手,平均年近半百,但卻有如熱情洋溢的小夥子,只要背上木吉他,就自在隨口哼唱出阿美族流傳已久的歌謠。 因為家在花蓮,因為嘎啷啷之戀在花蓮被沖刷開來,再加上有檳榔兄弟的迴谷在演出擔任特別來賓,與好客樂隊進行一場客家音樂與原住民歌謠的對話,在六月二十六日傍晚回到台北的好客樂隊,還是活在前幾天到花蓮巡迴的日子:

【好客樂隊還是好吃樂隊?】 經歷台南首場巡演的磨練後,本週好客們東進花蓮,到當地的藝文重鎮璞石咖啡館演出,除了告訴大家我們的新作品出爐囉,還有來探訪我們在東部的好朋友,檳榔兄弟、赫恪、查勞、蔡岳維大哥等等,對我們來說,來花蓮像回到家一般親切自在,套一句達哥的話:「你們都是我的好兄弟啦!」 六月二十四日下午兩點半出發,先到達哥的住處’’上貨’’,大家的’’給絲’’通通上車:大鼓、小鼓、鼓架、木吉他、電吉他、電貝斯、二胡、板胡、嗩吶、管子、攝影機、腳架、notebook⋯,還有八個人的行李,要怎麼排列組合在一台T4上,的確需要俄羅斯方塊高手才行,這時候,唯有達哥能以最快速度想出最省空間的堆疊。成功!後車廂塞的恰恰好,多一個包都不行,一夥人露出驕傲的神情,顯然相當滿意這次收納的傑作。「記起來這個放法吧!」冠宇說,「不然回程又要再排一遍!」團長叮嚀了一下。

小龍包怪獸照

上高速公路前,除了上廁所絕不能忘記做一件重要的事「買零食」。零食是辛苦的長途跋涉中不可或缺的慰藉,第一次採買共計有水、咖啡、綠茶、炸雞、薯條、酸梅、洋竽片等。據說有人在北宜上一連吃了四塊炸雞,好客樂隊要改名叫「好吃樂隊」了! 除了零食外,大啖各地美食,也是維持好客元氣的養分之一!鹽寮二姐獨家的炒飛魚、PA查勞生火野燒的桶仔雞、餓鬼上身的小籠包宵夜,花蓮液香扁食、曾記麻糬、南澳建華冰店,宜蘭的鴨賞、全都是赫赫有名的在地老店,好味一下肚,所有的辛苦都值得啦!

 【你是我的好兄弟】 好客樂隊每次巡迴,從燈光、音響、場地、食宿、宣傳、、、每一個環節,都要靠各地親朋好友幫忙,才能順利促成每一次的演出。 演出場地璞石是一間簡潔明亮,有落地窗和小庭院的咖啡館,裡頭還有一架美麗的鋼琴跟美麗的老闆玉萍。雖然晚上八點半才演出,下午就開始場佈了,大夥來個乾坤大挪移,搬桌搬椅掛布條、接線架鼓試聲音,玉萍還細心的為我們準備水果。午後陽光射入,忙進忙出的感覺頗像一家人在辦喜宴。 表演前,好客樂隊的企劃月玲,早早就將櫃台服務區整理就緒;身材輕巧的小豪和角頭音樂的之今,把好客樂隊的旗幟綁在璞石咖啡館外的路牌上;達哥、冠宇、蕭仔、第一支忙著準備樂器、協助演唱會的PA查勞架設燈光和音響;慧宜一邊大啖樸石咖啡館準備的大盤紅西瓜、一邊認真尋找可以拍攝到所有團員的取景角度;住在嘎啷啷土石流旁的赫恪,像螳螂捕蟬的那隻黃雀,舉著攝影機把演唱會前置工作的現場實況一網打盡、、、 因為檳榔兄弟的專輯錄音,而與冠宇、達哥成為麻吉的迴谷,這次是花蓮場的特別來賓。能藉著演出機會來拜訪迴谷,令大家興奮不已,我們除了從原住民民謠的靈感發想,寫出客家人自己的「嘎啷啷之戀」,還能在故事發生的地區,親身與原住民好友同台演出,創作上的激盪、情感上的交結,刻畫在好客樂隊逐步踏出的足跡中。

達哥從台北就開始念著迴谷,在北宜公路上就一直哼著「心上人」這首歌,還相當懊惱放在家門口的金龍特級高梁酒居然忘了帶來,只好在便利商店買了小瓶高粱,來與迴谷乾一杯! 「來點會的好不好?!」迴谷帶著阿美族的特有幽默,在花蓮的家裡跟好客樂隊排練。胡琴手蕭仔小心翼翼地拿出新買的琴,琴盒裡頭還有一把二胡專用的扇子,這可是蕭仔省吃儉用多年換來的好琴唷,琴弓還是馬尾製成的,一拉起來共鳴就很宏亮,果然不同凡響!迴谷大哥看見新琴好奇,借來隨意拉拉看,我們偷問一下蕭仔,是不是假裝鎮定,其實額頭冒汗,拼命盯著寶貝琴?!

【嘎啷啷之戀,花蓮的浪漫情懷】 「好客戲」新專輯裡有一首歌叫「嘎啷啷之戀」,曲調來自東部原住民的傳統曲調,卑南族唱的叫做「蘭嶼之戀」,阿美族唱的是「等你的地方」,而「嘎啷啷之戀」講的,則是花蓮大和村的平原上,一群默默付出的蔗工的故事:日據時期,許多來自中國廣東和台灣西部桃竹苗的客家移民,為了生存來到這片平原,為當時日本政府的蔗糖產業付出自己的一輩子。演出當晚,住在大和村的蔡岳維現身,蔡大哥與太太一路從大和村趕來花蓮市,為好客樂隊加油打氣。

迴谷與冠宇

演出現場,迴谷也為我們帶來「等你的地方」,阿美族的詞意是這樣的(迴谷口述): 那天晚上我在老地方等你不見你的蹤影只有鳥叫的聲音陪伴著我沒有你的影子那晚的月光非常美麗我很懷念到現在我還一直等著你 來看看「嘎啷啷之戀」甜蜜的一段(李慧宜作詞): 嘎啷啷 野火燃燒般的河流朋友啊 努力種甘蔗你說大和青翠又寬廣青翠寬廣 河水洶湧的嘎啷啷你的阿妹是不是同一人人漂亮臉白淨你要好好疼她努力種甘蔗兩人相惜兩人心甜蜜 是不是很甜蜜呢?每一個族群都在這片青蔥的草原上,發展出屬於他們的浪漫情歌。

【演唱會幕後大爆料】 團長冠宇:「起內訌了,團長要換人啦!」經過我們團內專屬命理師小玲一看,唉呀!冠宇的掌紋沒有聚財的命,我們得趕快換一個有點富貴氣的團長,不然再這樣下去,「窮苦人」真的唱沒完啦!蕭仔為冠宇取了個新綽號叫「蔡閨」,看冠宇拼命唱用力唱,唱到眼鏡垮下來都沒空堵,是不是有點像「蔡閨」呢?胡琴手蕭仔:不要笑別人喔!表演完下台一鞠躬後,四位團員全部向左走,只有蕭仔一股腦的向右走,發現不對勁後才趕緊追上大家。蕭仔,下次注意一下隊伍好嗎! 身為樂團中國樂組的蕭仔,一舉一動頗有第二支的氣勢,連第一支「希望大家會喜歡」的口頭禪,也學起來了! 嗩吶手第一支:經典繞口令段落「賣芭樂」引起不少好評,國樂組大老堅持「希望大家會喜歡」路線。 鼓手阿達:阿達不願承認自己是漂泊的「浪子」,拼命把老爸搬出來擋,說老人家才是真正的浪子,所以結論如下:阿達是「浪兒子」!而花蓮一行新的口頭禪是:「你是我的好兄弟!」 電吉他手小豪:這位台客科學家,花蓮行之後也有了個新綽號「小菊花」,跟他本人的形象還挺搭的!有小菊花眷屬的陪伴,一路上開心不少,只是現場演出實在high過頭,「窮苦人」裡吉他拼命刷,刷過頭也不管大家了啦!(我們有錄影帶為證,當事人不能否認) 撰文、攝影:Gioia、Finima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