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好客樂隊.愛吃飯創作合作社
關於部落格
聽覺.視覺.味覺的創作
  • 187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苗栗演唱會預告(7/8苗栗南苗三角公園、7/9大安電業)

巡迴的場次 涵蓋台灣的東、南、中、北 巡迴的場地 有公園 有酒吧 有藝文空間 也有西門町的紅樓 奇怪 為什麼其中有一場是在苗栗的一家工廠呢 答案其實很簡單.............
050502到大安電業勘景
五月二日,好客們先赴工廠勘景,在陳永全廠長的協助下,我們快速地略過了勞工們辛勞的一天。
finimay攝影
050511到大安電業拍攝
五月十一日,導演王嬿妮帶著慧宜、和璞、凱晴到工廠,進行十三個小時的拍攝工作。
finimay攝影
【一開始 好客只是踏出一小步】 好客戲專輯中的七朝歌,唱的是女工的心情、冠宇媽媽的生命經驗,所以,到工廠辦演唱會,一直是好客樂隊的長期關心的可能性。但是,缺少宣傳誘因、沒有廣告利益,為什麼會有工廠願意跟好客樂隊來共同合作一場在工廠內的演唱會呢? 於是,這個願望從去年開始擺了將近一年、、、好客樂隊始終停滯在只能想、還做不到的階段。 去年十一月份,冠宇到德國參加WOMEX200世界音樂展,親身體驗到各國頂尖樂團,在影像與音樂上結合的創新做法,專業VJ現場操作數位影像,同步與樂團在舞台上,進行時而搭配、時而對立的合作表演,影像、音樂各有各的主體,也都能有緊密的對話關係。回到台灣的冠宇,又開始不安於室了,想盡辦法想把影像元素,拉進演唱會的現場、、、 到了今年四月份,冠宇提出到工廠拍攝MV的想法。先拍攝畫面,讓導演自由發揮剪輯出一套以勞工特寫、以機械運作剪影為主的短片,再由樂團現場進行與MV同步的即興演奏,我們稱這個做法叫做【好客影音戲】。 今年五月二日,冠宇、慧宜、阿妮導演一同到苗栗縣南庄鄉的大安電業勘景。將近八百坪的廠房中,有五十幾位的勞工朋友,分別進行進料、驗貨、剝皮(電線皮)、打端子、成型、測試到包裝的所有流程,他們一年的努力,可以為大安電業生產十四萬條各種規格的電線接頭、、、 五月十一日,阿妮導演與慧宜、和璞、凱晴在早晨五點集合,從板橋往苗栗出發,進行正式的拍攝工作,也不知道拍出來的素材是否足夠?剪接的成品是否具有視覺的節奏感?總之,先拍了再說。 六月初,阿妮導演忐忑地拿著剛出爐的作品,交給了冠宇。 【進工廠唱歌不再是夢想】 不是為了尾牙、不是為了聚餐聯誼,就只是想聽歌。五月二日到工廠勘景時,大安電業總經理賴盛為天外飛來一句說:我們工廠場地很大,要不要來唱歌給我們的勞工朋友聽?冠宇一聽,既高興又訝異,不為什麼?沒有好處?竟然真的有工廠不怕麻煩,願意打開大門,讓音樂走進勞工的工作環境。 這個邀請,讓【音樂與影像】、【觀眾與主角】進入了一種具有可能性的新關係。 在各種繁複的討論過程中,好客樂隊發現,當表演者習慣表演、觀眾習慣觀看與聆聽時,表演者永遠是主角,舞台根本不屬於觀眾。但是,在七月九日晚上於大安電業的表演,卻很不一樣,觀眾是觀眾、也是主角,因為在台上演的,就是這群勞工們平日的工作狀況、以及與同事之間互動的情景。 於是,觀眾一方面在台下看著自己是主角的【電影】,也同步聆聽好客樂隊為自己現場進行的音樂演奏,勞工們平日工作的辛酸,幻化為在台下看自己表演的樂趣,勞動生活具體地搬上舞台,勞工可以緬腆笑自己、大聲笑同事,當下,表演者一向是主角的既定模式,隨時發生著難以預料的化學變化。 其實,為勞工而唱、為勞工發聲,並不是好客樂隊特意的企圖,好客樂隊僅是把在生活現場,以及沈澱在生命經驗的結晶,結合有限的資源,以各種可能的形式展現出來。樂團成員中,有人曾經是童工,有人的家人是勞工,所有的人,都經歷過台灣那個經濟起飛,中、小型傳統工廠林立的年代,所以,好客樂隊必須誠實的說,我們是為自己而演出,唱出我們的感受,彈奏我們的經歷。 如果這個表演可以詮釋為有意義的事件,一切都是因為,好客樂隊並不打算離開在這片土地成長的生命經驗。過去,交工樂隊用吶喊、悲壯來創造浪漫,那麼現在,好客樂隊打算以幽默、自嘲來鍛鍊夢想,而這,就是好客樂隊的熱情。 備註: 除了苗栗大安電業的演唱之外,其他場次也都會儘可能克服場地限制,完整呈現【好客影音戲】的全貌,請大家拭目以待。 撰文:Finima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